专业从事各类防盗门窗:防盗门,楼宇门,铜门,旋转门,钢木门,豪华铜门,防火门,车库门,防辐射门,旋转门,银行互联动门...

行业动态

门窗企业应如何破“冰”共同走出困境

来源: http://www.cncr-group.com  作者: 宁波昌瑞新建材有限公司 时间: 2009-01-05     由于塑料门窗具有许多其他材料门窗无可比拟的优点,我国塑料门窗在近10年的生产与应用取得了快速发展,但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发展,老百姓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目前塑料门窗市场已经受到木门窗、铝合金门窗等高档原材料产品的冲击,再加上行业发展过热,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也十分严重,据了解,目前国内塑料门窗生产能力已超出市场供应需求量的一倍,在供大于求的市场环境中,企业已经没什么利润可图,其后果就是行业低价恶性竞争严重,产品以次充好、偷工减料频频发生,在塑料门窗的声誉大打折扣的同时,整个行业也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 

    塑料门窗行业整体亏损状态不太可能持续很久,塑料门窗楼宇门行业若想得到长足发展,需从转变目前这种生产的局面,概念门窗设计将是未来装修设计的发展重点,有实力的企业应加大研发力度,从数量生产转变为质量生产,在未来市场的自然洗牌中提高企业的竞争价值。

    门窗企业应该如何破“冰”共同走出困境

    上海一些门窗企业生存艰难,近两年来已有近70家企业关停并转。记者最近在上海市建筑五金门窗行业协会了解到,由于工程量逐年减少,原材料价格和人工费不断上扬,项目工程款不能按时支付等,企业生存步履维艰。如何找出解困之道,已成一些企业生存与发展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做饿死 做被拖死

    据悉,因不能按项目进展正常支付资金而拖累门窗企业的情况不在少数。实际上,门窗企业在洽接业务中,很少有预付款工程,门窗项目几乎都要带资操作,即使带资工程,订货方也大多不能按合同规定按工程进度付款。使门窗企业陷入不做饿死、做被拖死的境地。同时,近年来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致使门窗型材、配件及有些辅件价格也上涨不小,而门窗价格由于“僧多粥少”引发行业恶性竞争。有的企业为了竞争中标压低价格,甚至明知成本不保,不惜在中标后使用价低质次的五金配件和辅助材料,影响门窗质量,更使拖欠款现象加剧。

    升级、考核遇到“梗阻”

    门窗专业承包资质与项目经理(或建造师)设置的不配套使企业资质不能升级而连连被罚。由于目前对建筑门窗实行专业承包资质,而资质升级与项目经理(或建造师)设置却并不配套,因为门窗专业承包资质从高到低的等级分为一、二、三级,企业要升级,必须要有相应的项目经理,现改为建造师,而目前培训的只有土建总承包的建造师但没有门窗专业承包资质的建造师。企业为升级尽管花了培训费,派人去参加土建建造师的培训,但由于隔行如隔山,门窗企业的人要通过土建总承包建造师的考试难上加难,没有相应等级的建造师企业也升不了级。为此企业怨声载道,反映资质升不了级只能去借资质找挂。 


    靠来承接任务,不然超资质接任务被查后就得罚款。

    管理双重无所适从建筑门窗企业究竟是建筑施工企业还是工业产品生产企业?归类不清也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困惑。不少企业反映国家技监局对建筑门窗实行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这说明建筑门窗是工业产品,而建设部又对建筑门窗实行专业承包资质并分一、二、三级,那么建筑门窗企业到底是工业产品生产企业还是建筑施工企业,因为建筑施工企业是按照3.14%征收营业税,而工业产品企业是按17%征收增值税。目前门窗企业税收是按工业产品企业在缴17%的增值税,而管理是既按工业产品生产企业管理又要按施工企业来管理,芋头番薯混为一谈。

    此外,由于现在工程质量监督验收是监理负责,而一些监理转行而来,不从实际出发,教条地死扣条文,使企业无所适从苦不堪言,企业要求最好编制一本适合上海地区建筑门窗的安装验收规范标准。

    强强联手改变现状

    针对企业反映的这些问题,上海市建筑五金门窗行业协会已于去年向上海市建设和交通委员会打报告,希望政府帮助解决。通过市建设交通委进一步反映,建设部有关部门领导也认同现行资质需要修订,并建议在修改相关资质时请协会和企业参加座谈会。针对工程验收要求不统一和不规范状况,上海市安质监总站已决定将与协会一起在2008年制订一套有关节能门窗与节能建筑在施工现场安装验收的规定来规范门窗安装工程验收。

    虽然相关协会和政府部门尽心尽职,但记者认为,市场存在这些情况已非一日。

版权所有 2007-2012 © 宁波昌瑞新建材有限公司 主要产品防盗门,不锈钢门,铜门,旋转门及工程 浙ICP备11033389号-1 地址:中国宁波市骆驼镇长石工业区

电话:86-0574-86525582 86526000 传真:86-0574-86525583 E-mail:86525582@cncr-group.com